域名ssl证书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总统总理率史上最高规格代表团一同访华 奥地利为何如此重视中国

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即将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

范德贝伦总统此次将率总理库尔茨以及4位部长共同访华,如此出访规模在奥地利历史上尚属首次。

图为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右)和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图为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右)和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

对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本月初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宣布,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将应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并访华。

此前,范德贝伦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4月7日至12日他将同政府总理库尔茨一同对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

中国驻奥地利大使李晓驷介绍,奥地利总统率政府总理一同访华,在奥地利历史上尚属首次;另外,奥方将出动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高规格代表团。

范德贝伦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出国访问的随行代表团从未达到如此高规格。”

奥地利媒体报道,这次来华的随访团由约250人组成,包括4位内阁部长、联邦商会主席、大约170名企业家以及数十名科学和文化领域人士。

图为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图为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

范德贝伦将访问北京,赴海南省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并参加奥地利驻成都总领事馆开馆仪式。

李晓驷说,奥地利总统率高规格代表团访华,体现出中奥建交47年来两国友好合作关系。陪同访问的4位部长代表各自领域,预示两国将在节能环保、冬季运动、科技创新等多个领域创造新的增长点,丰富双边合作。

谈到范德贝伦访华期间将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李晓驷说,在逆全球化思潮抬头、贸易保护主义上升的背景下,范德贝伦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表明奥方及范德贝伦本人重视发展对华关系、看好亚洲地区发展、支持互利共赢国际合作的积极态度。

范德贝伦:将展示在多领域“诀窍”

“奥中关系非常好,而且在高水平上继续向前发展,”范德贝伦在启程访华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奥方有意通过定期高层互访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

范德贝伦说,奥中双方可以在包括科学技术、基础设施,环境保护、旅游和冬季体育在内的很多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他将在访问期间展示奥方在这些领域的“诀窍”。

奥地利西南部城市因斯布鲁克曾两次举办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范德贝伦说,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两国之间提供了特别的合作机会。

“我想尽可能多地了解中国的方方面面,就我个人而言,我特别期待参观北京故宫,” 范德贝伦说。

库尔茨:希望深度参与“一带一路”

库尔茨2017年12月就任奥地利总理,时年31岁,成为欧洲最年轻的政府首脑。他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2017年12月出台的奥地利政府工作计划特别关注中国,这次国事访问是落实这一计划的重要标志。

“奥地利和中国已经建立良好和密切的关系,”库尔茨说,相信双方关系还有很大潜力。

图为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图为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

库尔茨对奥地利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抱有很高期待。他说:“‘一带一路’倡议是奥地利政府的一个重要议题,因为这个倡议为中国和奥地利尤其是在第三方市场开展合作打开了机会。”

库尔茨希望提高奥地利在中国的知名度并加强两国间联系。访问期间,双方计划签署多项协议。“这无疑将为我们的关系增添更多动力,”库尔茨说。

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主任崔洪建告诉新华社记者,奥地利新政府2017年上台以来,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特别是将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列入施政纲领。

数据显示,中国是奥地利第五大、亚洲第一大贸易伙伴,2017年双边贸易额83.9亿美元,同比增长15.5%。

2017年,奥地利企业在华直接投资9488万美元,同比增长122.2%;中国企业对奥直接投资3.2亿美元,同比增长92.7%。

崔洪建说,中奥双方可在贸易、金融和文化等领域加深合作,相信这次访问能给未来的两国关系制定清晰规划。

原标题:韩媒列朴槿惠罪责:抵制庭审 不思反省并转嫁责任

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外媒称,因亲信干政遭弹劾罢免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6日被一审判处24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80亿韩元(约合1.06亿元人民币),18宗指控中有16宗被认定有罪。这是去年4月17日检方将朴槿惠案移交法院审理以来,历时近一年法院作出的判决。

据韩联社4月6日报道,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被告滥用国民依据宪法赋予的总统职权,严重扰乱国家纲纪和宪政秩序,对弹劾罢免事态负有主要责任。法庭还指责朴槿惠抵制庭审,不思反省并转嫁责任,未能展现出前总统应有的责任感。

法庭认定朴槿惠滥用总统职权,与崔顺实合谋强迫大企业向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出资。此前,检方请求法庭判处朴槿惠30年徒刑和1185亿韩元罚金。朴槿惠的量刑高于亲信崔顺实,崔顺实此前已被判处20年徒刑和180亿韩元罚金。

法庭认定朴槿惠与崔顺实共谋,以赞助崔顺实女儿马术训练为名收受或约定收受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433亿韩元中,有72.9亿韩元属于受贿;认定朴槿惠接受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有关获得免税店经营许可的请托,要求乐天向K体育财团出资70亿韩元属于索贿和受贿。

法庭还认定朴槿惠向SK集团索贿89亿韩元;认定朴槿惠向KT、现代汽车、浦项集团等企业施压,对崔顺实实际掌控的公司给予特殊照顾等指控成立;认定朴槿惠通过青瓦台前秘书郑虎成向崔顺实泄露青瓦台文件;认定朴槿惠通过青瓦台前首席经济秘书赵源东向CJ集团副会长李美卿施压要求其辞职的指控也成立。

此外,法庭还认定朴槿惠政府炮制文艺界黑名单,打压批评政府的文化界人士、强迫文化体育观光部体育局长卢泰刚(现任文化体育观光部第二次官)辞职等。法庭就文艺界黑名单事件强调,仅以理念或政治倾向不同为由,就将“异己”排除在支援对象之外的行为,违反了宪法规定的平等原则。作为治国理政的最高负责人,被告在接到黑名单的有关报告后未加以制止,对此责任重大,属于共犯。

相关阅读

各方回应

分析解读

原标题:这些古今外国名人,为何选择葬在中国?

 清华大学留学生西泰拿出带有自己名字的学生证与利玛窦墓碑合影。 清华大学留学生西泰拿出带有自己名字的学生证与利玛窦墓碑合影。

意大利人利玛窦逝世408周年后,一位在北京清华大学留学的法国小伙为了纪念他,给自己起名“西泰”(利玛窦生前号“西泰”)。今年清明节前夕,西泰特意到位于北京市委党校校园内的利玛窦墓碑前拜谒。

两位美国人埃德加·斯诺与乔治·海德姆(中文名马海德)1936年奔赴陕北革命圣地,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他们逝世后,部分骨灰分别安葬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八宝山革命公墓,每到清明节或者他们的忌日都会有庄重的悼念活动。

青石存史,以启后人。在北京这座古都,像利玛窦、斯诺、马海德这样长眠于中国的外国人还有很多。他们为促进中国和世界的交流搭建起桥梁,在中国人心目中树立起一座座丰碑。清明节前夕,记者探访了北京几处有代表性的外国名人墓地,向他们致敬,追忆他们的故事。

他们,至今仍被人缅怀

这是一片特殊的墓地,坐落在北京中心城区的北京市委党校校园内。一百多年前,这里曾是北京的郊区。在这块墓地上,除了利玛窦,还有汤若望、南怀仁、郎世宁等48位外国传教士的墓碑矗立于此,墓碑上用汉字、拉丁文字等记录着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

他们来自意大利、葡萄牙、法国、德国等10个欧洲国家。明清时期,他们先后离开自己的祖国来到中国传教。

清明节前夕,记者采访中偶遇前来拜谒利玛窦墓的西泰。在墓碑前,西泰经专家指导,找到了一行碑文:“利先生,讳玛窦,号西泰,大西洋意大里亚国人……”他激动地拿出学生证请记者帮他和墓碑拍了一张合影。

跨越四百多年,来自意大利的西泰和来自法国的西泰以这种颇有创意的方式在中国“会面”。

由于对中国历史感兴趣,这位法国小伙子知道了利玛窦,因为对利玛窦的崇拜,他把利玛窦生前的尊号“西泰”二字作为自己的中文名,并在清华大学登记入学。

他没有想到,利玛窦的墓碑竟然在北京,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块墓地被中国政府认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市委党校法学研究部李秀梅副教授1993年开始在党校工作,对于自己任职单位院内有这样一处文物,她深感自豪,并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墓地的历史。

对于这些墓碑和墓碑主人的故事,李秀梅如数家珍,经常给前来探访的游客担任志愿讲解员。

李秀梅说,这里每天都有人过来参观、纪念,有人来找利玛窦,有人看了热播电视剧来找汤若望,还有人因为参观了圆明园后来找郎世宁。

四月的北京大学未名湖畔,一片春意盎然。湖畔小路南侧的斯诺墓前,整齐摆放着几束鲜花,最外面的那束尤为新鲜。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党委书记、中国埃德加·斯诺研究中心主任孙华说,这是中安宾馆的全体党员来给斯诺先生扫墓留下的,中安宾馆的原址是斯诺夫妇上世纪30年代在北京时的居住地。

3月30日,一场中小学生为革命先烈站岗的活动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事实上,除了革命先烈,这里还长眠着许多具有中国国籍或长期在中国工作的一些外国友人,他们中有的人在战争年代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生奉献于中国卫生事业的马海德就是其中一员。

马海德的儿子、马海德基金会理事长周幼马先生已经是75岁高龄,他告诉记者,父亲1988年在中国病逝后,根据他本人遗愿,他的一部分骨灰撒在革命圣地延安的延河里,一部分由国外亲属带回美国家乡纽约州布法罗市的家族墓地,还有一部分骨灰安置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一直到今天,每年清明节,马海德的亲友、他曾经的病人以及一些外国友人都会到八宝山给他扫墓献花。

他们,为中国和世界搭建了一座桥

离北京市委党校五六公里的宣武门十字路口东北角,坐落着宣武门天主教堂,这是北京历史最为悠久的教堂,俗称南堂。教堂的西侧,一尊青铜利玛窦雕塑静静伫立,身着明朝儒服的利玛窦目视远方,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1605年,利玛窦在宣武门建造了第一座经堂,它就是南堂的前身。

在这里,利玛窦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5年,也是在这里,利玛窦和徐光启合作,共同翻译了《几何原本》,现在人们家喻户晓的点、线、平面等名词术语,都是两人当时确定下来的。

在李秀梅看来,利玛窦就是一座沟通中西的桥梁。利玛窦第一次出版了中文版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让中国的知识阶层“开眼看世界”,影响深远。

同时,利玛窦改变了当时通行的将欧洲居于地图中央的格局,而是将亚洲东部居于世界地图的中央,开创了中国绘制世界地图的先例,推动中国融入世界。

他给万历皇帝进贡了西洋自鸣钟,后来被中国的钟表行业奉为“祖师爷”。

在闭关锁国的明清时期,利玛窦等人带来的这些西方知识颠覆了中国人对世界的认识。比如,对于当时坚定认为“天圆地方”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利玛窦、汤若望等人的“地球是一个球体”的学说,简直是奇谈怪论。

利玛窦去世数十年后,清朝的钦天监监正杨光先在其《孽镜》一文中批判:“果大地如圆球,则四旁与在下国土洼处之海水,不知何故得以不倾?”

利玛窦不仅把西方的天文学、地理学、几何学、机械学等带到了中国,还把中国的孔子、儒家学说介绍给当时的西方社会。

利玛窦的后继者金尼阁整理了利玛窦日记记录的中国见闻,并在欧洲出版了《利玛窦中国札记》。

该书建立在真实的历史事件之上,对中国社会作了深入的观察,有西方学者评价说:“《利玛窦中国札记》这本书对欧洲文学、科学、哲学、宗教及生活方面的影响,或许要超过17世纪其他任何的史学著作。”“这本书第一次向欧洲全面介绍了中国道德和宗教思想的概念。欧洲人也是第一次从此书中知道中国圣人孔子和中国文化的精粹儒家经典。”

毋庸置疑,以利玛窦为代表的外国传教士为当时的中国人认识世界、世界观察中国打开了一扇窗户。

在北京市委党校退休工作人员、历史学者余三乐看来,利玛窦到中国来的主要目的是传播宗教信仰,但为了这个目的他无意间,有时甚至是有意地传播了西方的科学文化。就像蜜蜂虽然其本意是觅食,但却传播了花粉一样。

1936年,利玛窦去世326年后,31岁的美国记者斯诺带着好奇心来到陕西保安(今延安市志丹县)。在这里,他迫切想得到关于“红色中国”的所有信息。

孙华介绍,毛泽东与斯诺在陕北窑洞对谈“中国共产党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很多内容是中共中央集体智慧的结晶,进而通过斯诺向世界呈现了一个与时俱进、公开透明、开诚布公的中共形象。

斯诺从保安采访结束后,回到北平(今北京市),完成了著名的《红星照耀中国》(又名“西行漫记”)。这本著作震动了全世界,它第一次向世界全面、真实地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后来,《红星照耀中国》被翻译成近20种语言文字,80多年来在世界各地畅销不衰。

《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作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说:“当时几十万美国人,包括我自己,读了《红星照耀中国》这本书,从中得到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的初步印象,同时对他们的目标和救国抱负,对他们的艰辛和牺牲精神,也有所了解。”

1938年,毛泽东在接受一名德国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斯诺的评价和感激:“当我们被整个世界遗忘的时候,只有斯诺来到这里来认识我们,并把这儿的事情告诉外面的世界。所以我们将永远记住斯诺对中国的巨大帮助。”

清明节,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的马海德博士墓碑前摆满了敬献的鲜花。清明节,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的马海德博士墓碑前摆满了敬献的鲜花。

他们,融入到中国人民中间

八宝山革命公墓里,苍松翠柏掩映,马海德的墓碑十分显眼。墓碑上端镶有马海德的照片,两侧分别是他生卒的年份。墓碑中间刻有时任国家主席杨尚昆题写的“马海德博士之墓”七个大字。

其实,“马海德”这个中文名字背后的故事,是马海德融入到中国人民中间的一个生动注脚。

1936年,在毛泽东邀请以及宋庆龄推荐下,乔治·海德姆和斯诺一同来到陕西省保安地区。1937年,在毛泽东建议下,乔治·海德姆与斯诺共赴宁夏豫旺堡(现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开展医疗救助和采访工作。看当地大多数回族兄弟姓“马”,他也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马海德”并加入了当时的红军。

此后,党中央任命他为革命军事委员会卫生顾问。

新中国成立以后,马海德成为第一个加入中国国籍的外国人,他被任命为卫生部顾问。在之后的10年中,他带医疗队上山下乡,足迹遍布中国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开展麻风病的防治工作。

马海德资料片马海德资料片

1988年,在马海德去世前,他代表中国政府向世界宣布,中国基本消除麻风病。卫生部授予他“新中国卫生事业的先驱”荣誉称号。此外,马海德还是中国荣获医学界享有极高声誉的拉斯克奖的第一人。中国至今只有两位医生获此殊荣,一位是马海德,另一位就是2015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

利玛窦墓的两侧,分别是德国人汤若望和比利时人南怀仁的墓。汤若望先后在明末和清初的朝廷担任要职。顺治年间,朝廷任命汤若望为钦天监掌印官,全权领导国家的天文历法事务。

400多年前,利玛窦从意大利给中国带来世界地图、星盘、三棱镜等,还有《几何原本》。汤若望则给中国带来望远镜。“汤若望之后的‘外国友人’再来中国,几乎都会带着望远镜。”李秀梅风趣地给前来参观墓地的游人介绍。

2005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访问德国时,对汤若望的功绩给予了高度评价:“1622年,著名的科隆人汤若望抵达中国,并在中国生活了43年。他参与了中国明末的历算改革,清初又编订《崇祯历书》,为中国实行新历法作出了重要贡献。”

和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三人墓园一墙之隔的,是另外60个传教士和教友墓碑的所在地。李秀梅介绍,这些墓碑原本镶嵌在党校内的马尾沟教堂外墙上,1974年,长久失修已经破败不堪的马尾沟教堂被拆除,嵌在教堂上的墓碑散落在院中各处。

1984年,北京市文物局与党校合作,在利玛窦等人墓地的东侧专辟一院,这些散落的墓碑得以重新树立并保护起来。

在这片另辟的墓地南侧,有一个墓碑的主人为中国人所熟知,他就是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宫廷画师、意大利人郎世宁。

李秀梅介绍,郎世宁在清朝宫廷内为皇帝画了多幅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以及众多的人物肖像、走兽、花鸟画作品,他大胆探索“西画中用”的新路,熔中西画法为一炉,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画法、新格体,业界称为郎世宁新体画。

 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的埃德加·斯诺墓碑前,整齐摆放着鲜花。 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的埃德加·斯诺墓碑前,整齐摆放着鲜花。

他们,在青年人心中播下了种子

清明节前,河北的王刘学女士带着读高三的弟弟到北大参观,在未名湖畔,他们发现中国人熟知的斯诺竟然葬在这里,这位“90后”于是带着“00后”弟弟在刻着“中国人民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的墓碑前深深鞠了一躬。他们说,知道斯诺是一位有名的记者,在历史教科书上读到他的事迹。

孙华介绍,中国埃德加·斯诺研究中心在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专业选修课《名记者专题》中邀请了克鲁克、马海德、阳早寒春等十几位国际友人的二代或三代后人举办系列讲座,向学生们介绍新中国成立前后这些著名国际友人为建立和建设新中国所做出的贡献,这门课深受青年学生们的欢迎。

海伦·斯诺,埃德加·斯诺的夫人(后离异),同样是一名中国人的老朋友。1937年,经过在陕北的采访后,她写出了《红色中国内幕》(即《续西行漫记》)一书,向全世界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区。2009年,海伦·斯诺的家乡美国犹他州雪松市举办建市158周年活动,雪松市市长GeraldSherratt主持了海伦·斯诺铜像揭幕仪式,他认为海伦·斯诺是这座城市的骄傲。

埃德加·斯诺资料片埃德加·斯诺资料片

孙华回忆:“当时我在雪松市的南犹他大学连续问了几个大学生,他们都不知道海伦·斯诺是谁。2013年我再次访问这座城市,来到海伦·斯诺铜像所在的市中心广场时,一位美国青年主动过来给我讲海伦·斯诺二战期间在中国的故事。”

2017年2月,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访华,在北京拜谒了利玛窦墓地。他表示,马可·波罗与利玛窦都是意中、欧中关系史上的关键人物。当年,他们像中国人一样在中国生活,吸收中国文化。“当前的世界背景虽已变化,但青年人依然可以以他们为榜样,通过积极的交流与合作面对新世界。”马塔雷拉说。

北京大学师生向埃德加•斯诺墓碑鞠躬 。北京大学师生向埃德加•斯诺墓碑鞠躬 。

利玛窦的追随者——西泰除了母语法语,还会英语、葡萄牙语,现在汉语也越来越好。西泰预计今年9月毕业,他还没决定届时做什么,“或许也会留在中国”。“不管以后在哪,希望未来能够像利玛窦一样,做一个中欧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使者。”西泰说。

原标题:韩国大学研发人工智能机器人武器 多国专家宣布将与其断交

[环球网综合报道]随着人工智能(AI)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争议也随之而来。日前,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因研究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武器,遭到50多名专家抵制。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4日,来自世界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工智能及机器人工学的专家等对韩国科学技术院提出批判,因其设置利用人工智能的军事技术研究中心,并称“这是加速机器人武器开发竞争的动向,令人遗憾”,并宣布该大学如果不承诺停止研发将与之断绝关系。

人工智能研究领域著名的澳大利亚学者沃尔什(Toby Walsh)发出呼吁,从事机器人研究的东京大学教授中村仁彦等近60人表示赞同。专家们在声明中称,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武器“可能使战争恶化并为恐怖分子所利用,一旦开发出来将无法挽回”。

据韩联社报道,去年2月,韩国科学技术院联合“韩华Systems”成立国防人工智能融合研究中心。进行以AI为基础的智能飞机训练系统、智能物体追踪、识别技术、大型无人潜水艇复合航线算法等研究。

沃尔什称“韩国科学技术院的研究活动只会加剧军备竞赛”,并表示“我们不能容许这一点”。对此,韩国科学技术院校长辛成哲在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时表示,没有研发杀手机器人的意向。“我们不会进行任何自动武器等,有违人类尊严的研究活动。”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